前两天天气实在太好了就在没课的下午和同学去了海淀公园


海淀公园作为防灾公园和大部分的有大片水系的城市公园不一样的是里面的大空间很多都留给草坪和疏林 进去后感觉真是个适合新时代的城市公园啊(什么

印象比较深的除了里面开阔的大草坪和金灿灿的银杏林以外就是不记得是哪个门了应该是南门吧进去后没走多久就到的一大段林下空间:能把上空覆盖住的大树 木栈道 宽不过四五米的水流 超——美(词贫(


然后今天要开始考虑绿规作业了于是去查了查论文 看到一篇2005年的论文里有张那时的海淀公园



然后这是前几天去时拍的



…………………………这……这是同一个地方吗(

应该大概也许可能这几棵不是后来直接移栽的大树的话()十年里真的形成了完全不同的景观啊 但反过来想 要形成这样的景观少说也要等好几年呢……


虽然说建筑也会随着使用的人一起生长 但植物的生长绝对是更接近人类的生长啊(……在说什么)  设计一个园子的话 先不提四季色彩的变化 光是每一年园内密度和质感都是在快速改变的 换句话说 当设计师想象着这个园子最美丽的时候的景致画在图纸上后 必须要忍受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有些可怜的景观 同时也必然会出现过了最美丽的那个时间点后更长的年岁里的变化


不记得是哪个大师说的 植物是上天给景观设计师最好的恩惠 但真是难掌控呢……


(以上是一只园林狗的闲话(。


(再多说一句 在想上面那些东西的时候不自觉地想到了项脊轩志的那一句“今已亭亭如盖矣”)

评论

© 阿吹吹吹 | Powered by LOFTER